无信仰

健康生活,从畅饮低血糖的新鲜血液开始!

我有一个错别字

穿着圆领白色棉质短袖

水从杯口流出来
打湿然后透明

应激

I just wanna a companion and it even doesn't have to be a dog.

再次做人

为什么你总是想着死啊死啊的事情呢

I fucking love British actors

麻烦给我来一打高潮

我也想和他一起看小鹿

活过来

我即刻重新做人

我的

他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上离鹤的英俊的侧脸啊,光洁而苍白的皮肤紧紧包住骨节,本应硌人生疼的瘦长手指此时此刻温柔的像一只缓缓飞舞的蝴蝶,悄悄落在了最值得人珍惜疼爱的一朵花上。
“阿离,你,你可否抬眼看看我?”他呢喃着,哽咽着,祈求着,眼中微光闪闪,似是有一片湖面波光粼粼,但了无生机,满含落寞失意。
陆离鹤握紧了手中锈迹斑斑的剑柄,垂着头,仍是沉默不语。他惶然无措,不知道现在该是喜是悲。
那一刻,在目睹那人决绝地离开之后,他心中仿佛有千万层恢宏楼宇瞬间灰飞烟灭。他从来都是一个理智的人,不曾无理取闹过,不曾骄横跋扈过,人前人后永远是恭顺谦逊,温柔似水。但自赵亦终走了的那日起,离鹤粗暴地把所有与他相关的记忆都疯了似的埋进脑海最深最黑处,他向天向地咒骂世间万物,他浑浑噩噩流泪不止,他甚至都不算活下去:一个人要有心才能活下去,赵亦终是他的心。人心没了,如何能成活?
相处的每一个日夜朝夕,每一次嬉笑打闹仿佛瞬间从被抛弃的记忆中爬了出来。
他恍然:那人乌黑发丝凌乱的懵懂可爱,笑起来眉眼嘴唇的弯度,眉弓凌冽的果决神色,双眼注视着自己时毫不掩饰的深情,健壮胸膛的肌肉和身体的暖度,光洁白皙的皮肤。

wicked 简直爽到舌头发麻